标王 热搜: 嫁接甜瓜苗厂  2016年  欢迎光临  欢迎访问  信息招标≡  欢迎访问】*    西门子6AV6  欢迎访问】  原来有人开挂 
 
图片展示
排行榜
24小时滚动产品
优秀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童车童床 » 正文

你听说过上海市银行吗?新文化运动干将跨界金融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30 05:41:07  浏览次数:3
核心提示:原标题:你听说过上海市银行吗?新文化运动干将跨界金融圈 原创 陈召正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文│陈召正朱镜宙,1971年10月摄于台中正觉寺临危受命上海特别市市立银行定名上海市银行,1930年2月17日
本条信息网址来源于玩具批发网:http://www.wanju5.net/wjz-gzjz2173-neirong-105157.html

原标题:你听说过上海市银行吗?新文化运动干将跨界金融圈

原创 陈召正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文│陈召正

朱镜宙,1971年10月摄于台中正觉寺

临危受命

上海特别市市立银行定名上海市银行,1930年2月17日开幕,由市长张群筹办,资本总额定国币一百万元,由市政府一次拨足。上海市银行设立的要旨为集中市的富力、统一市的收支、调剂市的金融、发展市的营业。该行是继南京特别市后中国的第二家市立银行,资金虽只有一百万元,然而握有全市金融总权,业务仅以市府的收支,每年已经数额甚巨,再加上工商各界及全市民众的各种往来则数目更大。以往学术界对银行研究大多以“北四行”“南三行”为研究对象,而对上海市银行的研究较少,对朱镜宙更是鲜有研究。朱镜宙参与上海市银行的筹备工作,市银行成立时任南市分行经理,在“一二八事变”后升任市银行经理,对上海市银行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本文对朱镜宙进行研究,以期增加人们对此人的了解,也可丰富学术界对上海市银行的研究。

朱镜宙(1889—1985),字铎民,号雁荡老人,法号佛显,浙江乐清人,章太炎的三女婿。早年组织学生军响应辛亥革命,后创办《天钟报》《天声报》等报刊,为新文化运动活跃人物、著名南洋华侨史专家、佛学家,并亲历护法战争、北伐战争。1929年8月,上海市政府设立市银行筹备处,并从市库拨借三千元银元作为筹备经费,由徐桴出任主任。徐桴于8月20日发布《上海市银行筹备公函》聘请王震丰、陈柏、朱镜宙、顾遹光、朱豪、沙临渊6位富有银行经验的人出任筹备员。在此之前,朱镜宙于1920年应中国银行副总裁张嘉璈(公权)之邀约,任中国银行经济调查室南洋经济特派员,发动华侨投资做股东,在新加坡开设分行。虽未能开设成功,但使其能力得到了锻炼。1922年,张嘉璈调朱镜宙担任厦门鼓浪屿中国银行福建分行襄理,后升为副理,即副行长。朱镜宙利用在厦门的五年时间积累了金融管理方面的经验,不仅为其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也是徐桴邀请朱镜宙一起筹办上海市银行的重要原因。

此外,两人曾长期共事,徐桴对其工作能力有所了解。1926年朱镜宙投身军政界,任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部军需处副处长,军需处长则为徐桴。1927年8月13日,总司令蒋介石宣布下野,将职权移交于军事委员会。总司令部于8月17日停止办公,16日总部由参谋长朱绍良召集部务会议讨论一切善后事宜,决定官兵薪饷发至八月份止,电沪军需处长徐桴及兵站总监俞飞鹏速筹饷项三十二万汇宁散发以资结束。蒋介石宣布下野,将筹饷工作交由军需处长徐桴,朱镜宙时为副处长协同工作,各部队规定经费数目及本月份已发若干、欠发若干,经电职处朱副处长列表送请核办。1928年,徐桴任福建财政厅长时,曾派朱镜宙来厦门调查闽南财政状况。另外,徐桴与新政学系上海市长张群关系密切,两人曾为总司令部同事,在南京同住一公馆,徐桴应张群市长邀请,于1929年7月就职上海市财政局长,并委派朱镜宙为财政局秘书。

与此同时,朱镜宙与徐桴同为浙江人,两人还有同乡之谊。徐桴(1982-1958),字圣禅,浙江镇海(今宁波)人,曾担任多家银行的经理,并兼任多家事业董事,是江浙财团的重要人员。江浙财团是一个建立在以个人与省籍为纽带的基础的商界领袖人物集团,这个财团来自宁波帮,是一个浙江宁波市周围七县在上海的商人和银行家的组织。中国人对同乡情谊特别看重,对强化双方关系起着重要作用,徐桴邀请朱镜宙参与上海市银行的筹备,以及后来担任南市分行的经理、市银行经理等职,相信与两人是同乡有一定关系。

上海市银行成立时任钱新之、胡孟嘉、秦润卿、姚泳白、徐桴等五人为理事;吴震修、余鸿钧为监事;徐桴任总经理。1929年12月26日上海市银行理事会召开第四次会议,议决本银行开幕定于1930年2月17日,聘任顾遹光为本银行经理,陈柏为本银行副经理,朱镜宙为本银行南市分行经理。1930年2月13日召开理监事联席会议,议决本行南市分行开幕日期定于本月24日。1930年2月24日,上海市银行南市分行于民国路189号正式开幕,场面十分隆重,各界前往道贺者六百余人,如褚民谊、殷汝耕、虞洽卿、王一亭、沈联芳、林康侯、王晓籁、市政府俞秘书长、各局局长,银钱界如陈潜庵、钱新之、贝淞孙、徐寄庼、李馥荪、叶揆初、朱成章、秦润卿等,商界如袁履登、李拔可、刘澄明、谢庆生等,并且当日存款者异常踊跃,约收足二百余万元。

辅佐市政

江湾旧上海特别市政府大楼

上海市银行在《申报》刊登广告,本行以辅佐市政建设、发展市民经济为职志,专营定期活期往来储蓄各种存款及抵押贴现各种放款并汇兑等一切银行业务,手续便捷,利息优厚。朱镜宙在担任市银行南市分行经理期间,秉承上海市银行的宗旨,积极向理事会提交议案,为本银行发展、上海市经济繁荣以及市政建设作出了贡献。1930年3月27日上海市银行召开理事会第七次会议,南市分行函请市府拨方浜路基地备建该分行,并于5月23日理事会第九次会议上议决通过派南市分行与土地局具体商办。4月28日召开理事会第八次会议,南市分行函请变更透支额度。在理事会第九次会议上,南市分行报告称内地自来水公司、华商电气公司等与该分行订约透支额度,理事会议决两家公司营业均有关市政建设应准照办。

朱镜宙任南市分行经理时曾借款给上海法学院用于扩建校舍,增置设备等。6月27日理事会第十次会议,南市分行函称接褚辅成函商上海法学院建筑费不敷,将新建宿舍连同基地转向该分行抵押洋一万元,董事会议决上海法学院为扩展市民教育添建校舍,应准照办并知照该分行期间准以三个月为限,一切抵押手续及契约等妥善办理。1931年12月17日理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南市分行函上海法学院将闸北区土地执业证向该行抵押借洋一万元由褚辅成担保,理事会议决该项借款南市分行既经做过二次,均未延期,此次可照做。可知,到1931年底南市分行借款上海法学院3次,为扩展市民教育贡献了一定的力量。

上海市银行筹备处公函

1930年8月28日理事会第十二次会议任朱镜宙为总行副经理仍兼领南市分行经理,1931年12月17日理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朱镜宙因业务繁忙请辞本行副经理兼职,董事会议决准其辞去副经理之职,仍任南市分行经理。从侧面反映出当时银行业务繁忙,以至朱镜宙不得不请辞兼职,也表明朱镜宙准备专营分行业务的决心。同时,在理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市银行进行年终结算,查南市分行放出的款项有建国印务公司、盈泰五金号、永裕商号、顺裕夏布莊等四家均已搁浅久欠不归。朱镜宙或因兼职事务过于繁忙,从而对分行业务有所失察,以致造成南市分行一年出现四笔呆账。

1931年,日本发动“ 九一八事变”,进而占领东北,为转移国际视线,迫使南京政府承认日本在东北的既得利益,于1932年1月28日在中国金融中心上海挑起战火,史称“一二八事变”。“一二八事变”对上海金融界造成巨大的损失,上海市银行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从上海市银行业务会议召开的时间可见一斑,1932年1月9日召开第十九次业务会议,直到1932年7月9日才召开第二十次业务会议。而在此之前业务会议每月一次,而因战争暂停了六个月。为更清晰的了解战事对上海市银行的影响,可见下表。

由表我们看出“一二八事变”对上海市银行的收入影响巨大,1932年与去年相比,除放款息外其他利息全部减少,其中贴现息减少五万余元,存款息减少近三万元,基本回到成立之初的水平。另外,也可从中了解上海市银行在战前的发展速度之快,正是战争打破了其发展进程。

1932年3月3日,日军司令长官发表停战声明,双方于24日举行正式停战会议。上海市银行于1932年3月22日召开理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议决通过本行经理顾遹光因病请假由南市分行经理朱镜宙暂行代理,6月28日理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正式聘请朱镜宙为本行经理。朱镜宙于3月兼代上海市银行经理,可谓临危受命,着手南市分行、闸北办事处复业,与市财政局、公用局商定透支额度等一系列恢复性工作。6月28日正式任为上海市银行经理,在7月9日便召开了暂停已久的业务会议。在9日的第二十次业务会议上,朱镜宙说本行业务会议本定每月一次,自战事发生以后,业务轻减,议案甚少,故未举行,现在市面已告宁谧,营业状况渐复旧观,是以今日复举行。

共克时艰

褚辅成致朱镜宙信函

朱镜宙为促进战后银行业务的恢复做出了各种努力。首先极为重视提高行员素质。由于战事,银行业务轻减,养成行员懒散的习惯,针对外界颇多议论的本行行员,在第二十次会议上朱镜宙提出了规范行员行为的三点要求:一在营业室内切不可食物或至别室休息,二务守秩序切不可高声谈笑任意叫嚣,三宜各守职务不可任意聚谈,对于顾客不可作傲慢态度。1933年4月21日第二十二次业务会议,朱经理提议查行员到行办公时间,今业已修订新章程,总行各职员亦都遵守,惟闻分行处人员尚有未能实行者,应请主管者加以注意,须照章准时签到由经理主任从严考察切实履行。其次,对本行的练习生也提出了较高要求。在1932年9月24日第二十一次业务会议上,朱经理提议查本行练习生近来对于珠算抄账等殊欠熟练,而于学问方面尤极欠缺,责成各级主任督率训练其余各级行员并由主任随时指导考察,至于学问方面,本行以限于资力一时不能有补习夜校等之创设,现拟订购杂志数种阅看,籍以辅助学识之增进。再次,朱镜宙对于战后银行具体业务的操作做了严格规范。在1932年7月9日的第二十次业务会议上,朱经理针对近来出现问题较多的同一人的存单抵押,以及市府同仁的透支放款等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另外,1933年3月27日理事会第四十二次会议,朱镜宙对“一二八事变”后银行的发展现状与战前做了比较分析,并且对战后债券市场及本银行收支等情况作了详细介绍。

据档案记载,上海市银行受“一二八事变”的影响,业务损减,收入较之前大为减少,朱镜宙对贴现息、有价证券的收入状况做了分析,仅这两项已造成银行收入减少巨大。1932年贴现息为一万零六百余元,不仅较1931年减少五万零三百余元,甚至比1930年银行初创之年少了四千二百余元;在有价证券方面,1933年同样比1930年少了一千四百余元。朱镜宙曾购买各种债券八十万元,也自九一八后价格骤降,不敷应用。另外,总支出虽然已经比之前减少近四千余元,但银行复业,租住房屋增支一万两千余元,缴纳水电费等杂税增支两万余元。朱镜宙为维持银行运营暂在各户抵押品内借用,准备再乘市价稍低购买债券。从这些数据看出战事造成上海市银行业务轻减,收入减少而支出增加,并且朱镜宙为维持银行运行做了相应的努力。根据《上海市银行历年损益计算表》,1932年上海市银行纯利润为20647.61元,受战事的影响比1931年减少67631.06元,市银行经过一段时间整顿恢复,到1933年纯利润比1932年翻了一番达到47214.46元,虽未恢复到战前水平,但已有起色。

朱镜宙赴甘肃前夕与上海市银行全体同仁合影,位于前排居中

1931年8月,蒋介石正式任命马鸿宾为甘肃省政府主席,本月25日“雷马事变”突发,马鸿宾被雷中田等扣押;事变最后虽经调解和平解决,马鸿宾获释;可是,是年12月,蒋介石下令免去了马鸿宾甘肃省主席之职,将甘肃大权交给了蒋的嫡系掌握,从此不许他人染指。1933年10月17日,行政院开二三零次会议,改组甘肃省政府,除已任命朱绍良为该省政府委员兼主席并兼民政厅长外,任命朱镜宙为甘肃省政府委员并兼财政厅长。在此之前,朱镜宙已于1933年5月在上海市银行接到上级调令。上海市银行理事会在5月30日召开的第四十四次会议上宣布,奉蒋总司令俭电调本行朱经理镜宙随朱主席绍良赴甘服务给假两个月。朱绍良为蒋介石嫡系,并曾与朱镜宙在北伐军总司令部里一起共事,为上下级关系,朱绍良时任参谋长,朱镜宙任军需处副处长。朱镜宙将面临的甘肃省财政状况,可从蒋介石向中国银行张公权、唐寿民借款的信中了解。“西北为国家边防所寄,甘肃尤为西北重心。故欲巩固西北之边防,必先改善甘省之汉治。然欲求甘省汉治改善之有日,非先行整理该省之财政不为功。查甘肃省收支虽不甚悬殊,而金融停滞,必先筹得一宗周转基金,乃可着手进行。现该省府派财政厅长朱铎民(镜宙)到沪接洽,极知兄等关怀大局,勿望鼎力相助,予以便利,俾有成就。”为促进甘肃省财政金融的发展,朱镜宙出任甘肃财政厅长后,与上海市银行继续业务往来。甘肃财政厅抵押印花税票向上海市银行借款及商定透支额度等事项,并且朱镜宙与上海市银行总经理徐桴及时任市银行经理朱达斋有多封往来信函。

朱镜宙从1930年2月上海市银行南市分行开幕,到1933年10月调甘肃省任财政厅长,在上海市银行工作了三年零八个月。在此期间,他为上海市银行初创时期的业务扩展,以及“一二八事变”后处理银行面临的困难,都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正是他在银行工作所展现出的财政金融能力,才被中央政府任命出掌一省财政。

原标题:《你听说过上海市银行吗?新文化运动干将跨界金融圈,还主掌一省财政》

  • 海城市耿庄建筑机械厂
  • 已缴纳 0.00 元保证金
  • 联系人王经理(先生) 经理    
  • 会员 [当前离线] [加为商友] [发送信件]
  • 邮件406577500@qq.com
  • 电话0412-3582258
  • 手机13464900858
  • 地区辽宁-鞍山市
  • 地址耿庄镇西街
  • 注册日期2019-09-30 10:10:38
  • 最近登陆2020-03-06 15:33:20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资讯搜索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网站首页 | 网站留言| 网站地图 | 积分换礼 | 24小时热门企业新闻 | 广告服务|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企业商品热推榜 | RSS订阅| 排名推广